11月17日,沪港通首秀,北上的沪股通130亿余额在下午1点58分即告罄,南下的港股通到了收盘105亿余额还剩下83%,港股通与沪股通成交差异显著。

沪港通“南冷北热”的反差,在首日显现,是由多种原因造成的。

监管层出于投资者保护的角度,设置了港股通投资者净值50万的门槛,筛出资金量小、风险抵御能力低的小散,从而保留一些成熟的高净值投资者,让这部分人作为先遣部队试水国际化交易的港股市场。但是,很多具有50万净值的成熟投资者早就通过券商在港子公司、QDII、地下钱庄、赌场等多种渠道进入了香港股市,根本不用等到沪港通开通的这一天;此外,港股股市由于高度受美国、日本股市影响,目前估值已经比较高,也让部分投资者望而却步。所以,当沪港通开通时,能够南下的资金早已经在香港活跃多时,当日通过港股通进入的,数量相对较少。

反观国际投资者,之前只能搭乘QFII、RQFII等“国际客运”列车,辗转到达A股市场,除了资产规模有要求,投资标的、持股比例也有限制,审批流程比较复杂,费用也比沪港通高,QFII和RQFII加起来9000亿元的额度与沪股通13.1万亿元的规模相比,也是小得可怜。沪港通一出现,直接把一些境外投资者从QFII、RQFII吸引到了沪港通的阵营。

另外,境外投资者看好国内的经济增长前景,即使是目前国内经济增速有所降低,但是超过7%的增长相对于国际经济的缓速发展还是很有吸引力的。趁着沪港通的开通,境外投资者布局A股开始提速,所以在开通首日,境外资本涌入较多。

由此,交易首日出现了北上火爆南下冷淡的现象。在此后两天,在南冷北热的情况下,双向交易开始成交收缩,周一沪港通总体使用额度的63%,到了周二周三,已经变为24%和12%。

在沪港通开通初期,成交量并非衡量成败标准。如港联交所总裁李小加所言,沪港通如同一条刚刚开通的高铁线路,开通首日的上座率是高是低皆有可能。沪港通的真正意义在于“通”,在于与香港市场相通,在于与国际市场相通。

沪港通开通之后,基于沪港通搭建的互通机制,在不久的未来国内资本市场将加速开放步伐,套利空间引发的鲶鱼效应也将倒逼国内股票市场的制度化改革和监管机制完善,注册制以及退市制度都将在沪港通的推动下加快进行,T+0的开启将不再遥远,理性的投资氛围或将回归。

长远来看,沪港通完成了离岸人民币市场回流的重要一环,也进一步打通了个人项下的人民币跨境资本投资。离岸市场的人民币资金能保值增值,在岸的人民币也可参与海外市场增长的利益。沪港两地股票市场的互联互通机制将建立以投资为目的的人民币循环圈,实现了人民币走出去、离岸市场沉淀、资金回流增值的大循环。

沪港通这头牛,虽然现在走的很慢,但是以后将为国内资本犁出更宽阔的路。不过,沪港通目前只是刚刚上路,你不用急。